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一中情缘
钟卓理:母校百年校庆观感
来源于:一中校庆网  发布时间:2012-12-01 19:35:40

高天流云,南来北往,十一月中旬的湖湘大地,在冷暖气流的交替融合置换中,金秋消退,随着北方寒潮前锋临近,气象无常,阴晴不定,细雨霏霏(所幸天公作美,校庆两日转晴),然而,清水塘畔,长沙一中校园里的气氛却不为所动,环顾校园内外,鲜花彩旗在望,欢声笑语相闻,青春年少风华正茂的莘莘学子们不时发出的雀跃喧腾声响更让前来或过往的人们骤生暖意。在经历了一个世纪的风雨之后,长沙一中迎来了她百岁华诞,此时此刻,来自海内外的校友们和在校师生员工们在校园聚首相逢,共骧百年盛事!

携一路风尘,我西来东去,回到故土长沙,专程参加了母校百年校庆活动,校庆结束后,我马不停蹄,匆匆离去。在跨越大洋的返程中,甚至在此后的一连数日,精彩纷呈心动不已的校庆活动在我脑间仍余音绕梁,回声不绝,那一束束鲜花、那一张张笑脸仿佛留连在眼前。校庆盛况空前,意义深远,值得回味、值得总结、值得一书,因为这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校庆,此次校庆活动中某些特定内容及其含义已超出了校庆本身,它所表征或涵括的方面在教书育人等全社会共同关注的问题上颇具指导意义和示范意义,不吐不快,不能不提。

一中百年校庆有个最大看点,那就是校庆首日隆重揭幕的一块青灰色岩石碑刻。不久前才落成作为一中百年华诞纪念的这块大型碑刻标新立异,不做世俗之举,不做老生常谈,不生搬硬套,浅显标榜“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而是独具匠心,以一百年前一中开办之初入学母校一位伟大学子的作文《商鞅徙木立信论》为题,连同任课暨指导教师的眉批点评一览无遗地展示在一百年后的今天。这块碑刻的落成不仅拉开了百年校庆的序幕,而且向世人揭示学校不单纯是提供传授和学习知识的小课堂,还应是培养学生品德、意志、情操、发现和发掘人才的大课堂。这位伟大学子于母校开办初年以考分第一的成绩进入普一班,故当仁不让地成为此后一百年间历届校友的学长,他就是中国近代史上最具有影响力的领袖人物,一个响亮的名字,毛泽东!母校校训“公”“勇”“勤”“朴”在他早年的革命实践中得到充分的体现,青年毛泽东的这篇《商鞅徙木立信论》亦完美地诠释了“公”与“勇”的真谛,端看着这块岩石碑刻,一个有理想、有抱负、有志向的湖湘热血青年的形象跃然碑上!

细心的人们不难了解到毛泽东主席的雄才大略和博学文采并不都是与生俱来的,而是靠自身的勤勉好学,名师指教有方,以及特定的历史环境熏陶与磨练造就的。中年的毛泽东主席曾向美国记者提到学生时期的国文教师对他的影响,英文中的“影响”在此处换成传统中文自谦式说法应该是“栽培”才对。中国人通常坚信“名师出高徒”,那时“一中”和“一师”的国文教师堪称国学大师。不仅如此,青年毛泽东还得到这些名师独具慧眼的推崇,毛泽东被一师杨昌济教授评价为:“资质俊秀若此,殊为难得”,本校的柳潜老师就《商鞅徙木立信论》由衷感言:“历观生作,练成一色文字,自是伟大之器,再加功候,吾不知其所至。

作为“文革”十年间就读中学的一代人可能读毛泽东学长的著作最多,那时语文课本大量采用毛主席的诗词、政论文和演讲报告,故感触良多。毛泽东学贯古今,各种典故信手拈来,但非食古不化,而是巧加引用,他引用《史记·商君列传》徙木奖赏立信的典故评论执政者的公信力与公众信任危机的矛盾,恰如柳潜老师点评“实切社会立论,目光如炬,落墨大方”和“借题发挥,纯以唱叹之笔出之”。无独有偶,后来成为中国共产党最高领袖的中年毛泽东在党的“七大”闭幕辞中又巧妙地借用战国时期《列子·汤问》中的名典愚公移山,号召全党和全国人民同心协力推翻“三座大山”,建立新型国家。该闭幕辞寓意深远,通俗易懂,感召力超强,影响了我等好几代人。其实,马列主义普遍真理与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相结合最好还加上与中国文化背景相结合,方才促成中国革命的完胜。一代伟人早年成长的足迹和学以致用的优良学风由此可见一斑。

时至今日再读《商鞅徙木立信论》仍有历史和现实意义,该论所涉及的执政者的公信力与公众信任危机的问题难道不是世界各国政治与经济社会都时常面临的实际问题吗?这个问题古代有,现在有,将来还会有。为这个普世议题在一中的校园内树碑立传不失为寄望遥深不同凡响之举,诚如赵雅茜校长在碑刻揭幕式上代表全体师生及校友表达的共同心愿:此碑乃镇校之宝!当然,关心城市文化的人们似可遐想长沙古城从此又添一处景观,概因这篇《商鞅徙木立信论》是迄今为止被发现的毛主席最早的手写文稿。

庆祝大会是母校百年华诞的重头戏,不仅本省本市党政机关要员莅临出席致辞,国家教育部还发来热情洋溢的贺电,以高等教育及重点大学为工作重心的教育部为一所中学校庆发贺电似不寻常,非人才辈出的重点名校断不可获此殊荣。母校一中出了世纪伟人毛泽东,他不仅是中国近代史上最伟大的领袖人物,而且也是全世界被压迫民族和人民心目中的丰碑和精神偶像;母校一中还出了西方称之为经济沙皇的朱镕基总理,他为我国改革开放后经济持续高速发展与世界经济接轨及“入世”“入关”做出了重要贡献;除了政治经济领域,历届一中学子在科教文卫诸多领域亦人才济济,有一批杰出的代表人物,历数学部委员和院士居然有十六位之多,谭盾校友甚至荣获非我族类的奥斯卡金奖。这在全国学界实属罕见。

庆祝大会上,工程院院士谭靖夷的发言令人感佩,他九十高龄,无须搀扶,步伐稳健硬朗。他就读一中时,正值民族危亡的八年抗战时期,母校辗转荒僻山野间办学。然而,艰难困苦,玉汝于成,他谈到全班仅一人因健康原因放弃继续深造,其余同学全部考上大学。此时,与会者们心有灵犀,感同身受,全场掌声雷动。一中前辈学子身体力行母校校训,在逆境中发奋图强刻苦攻读的故事为后辈学子树立了榜样,即使在办学条件优越的今天,这种“一中精神”仍需要薪火传承,发扬光大,榜样及其力量是任何时候都不可替代的精神财富。

与百年校庆同步,位于图书馆四楼的校史陈列室正以崭新的面貌迎接来自校内外的校友宾朋。中华民族历来有读史修史的美德,古往今来,省有省志,县有县志;族有族谱,家有家谱。作为学校特别是具有历史传承的名校更应当重视校史校志的修订,这既是继往开来必不可少的组成要素,也是做学问做研究的宝贵资源。正式庆祝活动开始前,我赶早在签到册首页首行签名,步入展室。过去,大部分校友不曾有机会如此系统地了解母校的过去和现在,现在有校史陈列室就可上下百年尽收眼底。老校长马清泽发挥余热,他牵头负责校史文稿,各项工作井然有序,其中校友专辑《我与一中》截至百年校庆已发行四辑,校友们无不深表敬意。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校庆期间,校友会两位负责人特别安排海外校友前往位于河西麓谷的长沙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参观并主持座谈。开发区管委会莫一平副主任也是一中校友,我们受到他热情的接待。他谈到一中每年都有一些高中毕业生到海外求学深造,谋求发展,已经定居海外的校友也多从事科技研发及应用工作。改革开放的重点之一就是要引进国外的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推动促进国民经济高效持续发展。他非常欢迎海外校友多回来看看,以增进交流,共创双赢。

从开发区这扇窗口看日新月异发展着的故土故乡对海外校友当为一件乐事。一中美国校友会段会长在哈佛大学医学院学习研修,他正酝酿日后海归创业以期实现自己梦想中的宏伟蓝图。通过参观,我也感触良多。我曾任职国家机械电子工业领导机关,对我国改革开放前后的工业结构布局有一定了解,湖南作为内地省份,先前是一个农业大省的印象,工业产值虽未敬陪末座,但不曾突出,自改革开放以来,这个状况得到了改变,最亮眼的莫过于根植于湖南的重型建筑机械产业,“三一重工”“中联重科”两大巨头大放异彩,不仅执全国同业之牛耳,亦跻身全球同业之前列,市场份额可观,不论看“热闹” 看“门道”都让人刮目相看。我离开长沙前,还见缝插针地参观了六五届校友何清华创办的山河智能工程机械有限公司,该公司创办仅十二年,如今居然能挤入小型飞机市场,发展之快让人跌破眼镜。何清华校友与杨小凯校友一样,都因为文革耽误上大学本科的机会,然而,他们硬是凭着毅力和天分考上了研究生,还当上了大学教授,并在各自的领域闯出一片天地,事业大获成功。校友中涌现这样的英才我们都引以为傲。

此外,开发区的产业布局打破过去中央与地方条块分割的产业结构模式,以市场经济为导向的企业双赢组合及产业链正在形成,如原央企湘潭电机厂与市属长沙水泵厂结成合作伙伴,在开发区设厂,优化组合,扬长避短,各得其所。人们高兴地看到长株潭一体化城市群架构在此已初现雏形。引进吸收国外资金、设备、技术、人才,从改革开放之初全面成套引进到今天有选择地吸收高端技术和人才,运作和管理模式发生转变。通过“摸石头过河”,从游泳中学会游泳,找到自身定位,不再盲目地追求发展,发展一定要遵循生态平衡和谐有序。与很多发展中国家不同,中国不仅有广大的内需市场,而且还有几十年前业已奠定独立自主的工业体系,有能力迅速形成纵向与横向和跨行业的产业链,近年来,突飞猛进、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中国高铁建设就是最好的例证。

为百年校庆锦上添花,在校师生与历届校友中的才艺精英们同台奉献的两场大型歌舞晚会将百年校庆推向了高潮。为了这两台晚会,母校及校友会在年初就开始筹备,从资金募集、人员组织配备,到节目设计和编排,专人专职,分工合作,花了大气力,下了大功夫。通过校友会群,我看到江南、黎文萍、缪海燕等发出的信息,他们身兼本职工作外,更兼全职义工,负责节目具体的组织排练制作,半年来搭上全部周末时间,校友中演艺专业人士亦不多让,湖南卫视总化妆师罗红涛,湖南省歌舞团导演兼资深舞蹈演员李冀雪堪当大任,不仅担负艺术指导,还在演出中充当主要角色,所有参与排练演出的校友基本事无巨细地将晚会相关的事务固定成自己生活中的组成部分。台上分分秒秒,台下日日夜夜,如果没有这些校友们的无私奉献,校庆晚会的成功是不可想象的。

让视线转到校庆晚会舞台。十七日首场晚会为专题晚会,扣题应景,针对性强,除了片头歌舞《欢聚一堂》,整场演出分成三个篇章:回顾:百年一中;庆典:情系一中;展望:未来一中。在三个篇章中,如下节目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         自编自演的小话剧《毛泽东在一中》令人热血沸腾,该剧以首任校长符定一拟定校训“公”“勇”“勤”“朴”为引导,转入师生们讨论本校得意门生毛泽东的习作《商鞅徙木立信论》,从而突显毛泽东曾就读一中,发表高论,立志救国救民。对白虽有些牵强,但立意新颖,慷慨激昂,很有时代气息。曾几何时,民国时期学生自由结社演剧办报,是一道值得留恋的旧日风景线,老一辈革命家周恩来、邓颖超等当时都是校园内的活跃分子,近几十年来,这道风景线已不多见,现在,一中学子再度将其发扬光大,正当其时!

-         情景歌舞《北伐军歌》旨在传递给观众一个信息,该军歌词作者是一中学子邝鄘。疏忽所致,节目单和演出交代不甚清晰,意犹未尽。邝鄘是一位值得歌颂的英雄人物,他出身黄埔二期,曾任国民革命军第四军政治部宣传科长。他以一首法国儿歌填词催生《北伐军歌》(代国歌),“打倒列强,除军阀”响彻神州,成为大革命时期的时代强音。歌剧《卡门》序曲亦含此旋律片断。北伐军攻克武昌,邝鄘调叶挺部营长,参加南昌起义、湘南起义,后历任工农红军高级指挥员。1928年在湘南作战被俘,宁死不屈,英勇就义。

-         民族歌舞《欢乐的海洋由一群身着藏族服装的一中理县班2008级校友表演。理县毗邻汶川,几年前一场大地震夺去这些学生的校舍家园亲人。一方有难,八方支援,部分省市承担了灾区失学学生的收留。湖南省指派最好的中学,一中安排最好的教师,让失学学生重拾学业,直至毕业。他们今晚身着盛装,载歌载舞,感谢第二母校培养之恩。这个歌舞以及背后的故事十分感人。

此外,在校生的团体武术和集体健美操表演也十分吸引眼球,技巧难度高,具有专业水平,有些高难度动作非得经过长期、专业、刻苦的训练才能够达成。通览首场晚会,人们不难得出一个印象,作为一所省属示范型的重点中学,长沙一中的总体实力强,潜力大,师生参与文化艺术活动的热情高,多种多样的课外活动有利于学生素质和学校面貌的全面提升。通过此场演出,成效斐然,好评如潮。

十八日晚会为联欢晚会,作为百年校庆的压轴戏,参与者和演出节目更多样化。

-         诞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的舞剧《红色娘子军》久盛不衰近五十年,七零至八零年代的校友听此音乐长大成人。没有什么能比儿时记忆中熟悉的音乐来得亲切,能踏着它的旋律起舞当是莫大享受,更何况当年一中文宣队排演该舞剧片断曾为母校在本省各界争得赞誉和好评。四十年过去了,当年参与演出的娘子军们今天依然身手矫健,她们跟随猎猎招展的红旗踏着行进节奏健步入场,飒爽英姿让观众不禁瞪大眼珠,真不敢相信她们还显得如此年轻!十七日,校友会的午宴上,历任“洪常青”和“吴琼花”重新聚首,陶醉在过去时光里,她/他们趁兴摆出造型,重塑当年舞姿,再显青春情怀。

-         原创作品《清水塘颂》由本校陈若海老师作词和当时的在校学生刘剑锋谱曲,该作品曾风靡三湘四水。在那火红年代,九州震荡,四海沸腾,狂热中激情所至,校园内不乏萌生赞美诗和吟歌赋颂的灵感。整齐划一的合唱阵容出现在今晚的舞台,从历史深处传来轻柔似水的领唱与群情激昂的合唱交替互动。与本作品有着不解之缘现为艺坛资深人士的剑锋校友此次登台与校友合唱团再度联手,伴随他双臂收放自若的挥舞,歌声和旋律发自肺腑,飘至夜空。

-         长江后浪推前浪,紧随历史原创,本校新时代原创歌曲登场。由校友胡建辉作词、龙伟华作曲的《长沙一中我的最爱》唱出广大校友对母校的赤子情怀。“当我们相聚在一起,总有一段美好的记忆,那是青春逝去后,恋恋不忘的母校情谊”。振奋精神,增强凝聚力是合唱艺术的特征,由历届校友组成的合唱团以参与者最多、最具历届校友代表性,成为今晚节目的一大亮点。

-         今晚有两个节目临时需要调整。此时忙得不可开交的总导演江南头都大了,为让大家尽兴,她尽其所能做妥善安排,让好事成双。王怡东、王怡风校友,一对孪生兄弟,都曾在剑锋学长任团长的广州军区战士歌舞团任舞蹈演员,后来哥俩分道扬镳,怡东下海到广东电视台当导演;怡风上调到军艺舞蹈系当副教授。哥俩的表演以小品方式开始,主持人陈放校友一通调侃造势后,“导演”发令:音乐准备!随后扬长而去,仅剩“副教授”孤芳自赏地独舞。怡风不孚众望,当各种风格的音乐随机播放,他变幻着的舞姿便如影随形,妙不可言。刚柔相济,洒脱自如,即兴起舞的艺术凛赋让观众们如醉如痴。

-         对外开放,文化交流,外教、交流生以及志愿者的身影日益增多。来自美国纽约的克利斯(Chris)要和他的两个在校弟子自编自唱,同台献艺。十八日学校举办校庆午宴,我和几个英法外教一同入席就坐,席间,彼此山南海北神侃神聊。克利斯简直就是一个活泼的大男孩,能够在异国他乡登台演出,他难掩兴奋之情。一旁的法国外教按捺不住发问:法国学生能否上台表演?我们可奉上一段现代舞。我不假思索应承:这有何难?我帮你们找导演疏通。演出后,法国森林中学校方代表两次给我发来短信:感谢推荐,让法国正值青春期的普通中学生能在如此大型活动中小试身手,让他们终身难忘!谁能知道若干年后这段一中情结会带来什么?

-         又一本校原创作品《长沙一中我的母校》以载歌载舞的方式给百年校庆划下句点。从文工团员成为军旅作家的词作者刘烈娃校友与《长沙一中我的最爱》的词作者《法制日报》资深记者胡建辉校友正在前排特邀嘉宾席就座,只待演出结束即登台与演员一同谢幕。这两首原创曲名很相似,以致于节目主持报幕时出现闪失。与两位一中才女并排就座,我和她们在第一时间发觉曲名报错,谨此披露本晚会这朵小花絮。两首原创作品的曲作者龙伟华校友此时不知猫在哪个角落。当过知青、当过工人、当过兵的他最后大器晚成,当了音乐人,他最为人知的莫过于以绿叶衬红花为时下大红大紫的湘籍军旅歌手宋祖英编配的一系列乡土气息浓郁的成名曲目。当日下午知名校友报告会上,他饶有风趣的发言让听众们如沐春风,尤其是他关于人生成功的一番高论。

观众中有些外国友人,中文能力很有限,但音乐和舞蹈艺术没有国界,他们都从节目中感受到人类的共同点:真情。我与一外国朋友有几句闲聊值得在此分享。他说西方人对就读过的中学通常没有概念,也鲜有校庆聚会,你们对母校的情结令人感动。他对参与演出师生们艺术素养之高连声称道Impressive(了不起)。他还认为如此大型的校庆若在西方任何中学举办都勉为其难,不可想象。

好戏连台,犹有竟时,伴随晚会压台节目的鼎力奏鸣和全场观众情不自禁的喧腾,百年校庆进入了尾声。“美丽的湘江河是生我养我的地方,巍峨的岳麓山是我们成长的摇篮”,在激越明快、似催人奋进的节奏声中,全体师生员工和历届校友向母校第一个百年告别。同时,老师与校友,校友与学生,你们、我们、他们,也暂且互道珍重,握手言别。但是,岁月悠悠,来日方长,大家还将再见!

 

上一篇:  献给母校百年校庆的歌
下一篇:  朱 薇:祝福母校一百周年华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