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百年回眸
全面发展 因材施教
来源于:一中校庆网  发布时间:2012-09-27 11:51:56
 

上世纪五十年代,我就读于长沙市一中,亲身感受、体验到一中优良的办学传统和特色鲜明、生动活动的教学方法,对自己的一生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学校要求同学们德、智、体全面发展,同时又支持大家在全面掌握基础知识的前提下,对自己喜欢的学科深入钻研,因材施教,鼓励自学。不是只追求考试分数,而是注重让学生自觉遵守纪律,思想品德端正,能够掌握实际有用的基础知识和基本技能。现在回想当年在一中的学生生活,许多往事仍历历在目,印象深刻。

·潜移默化、深入细致的思想品德教育·我在一中就读期间,同学们有远大的理想和志向,关心国家大事,关注世界形势。学习目的也很明确:那就是将来为祖国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出力,多作贡献。究其原因,正是学校采用了多种方式,潜移默化,深入细致地对学生进行革命理想和道德情操教育的结果。学校经常向同学们进行革命传统教育,请解放军老战士老红军作报告,除了一些革命家在这里学习时留下的光辉史迹外,还有一中师生投身革命的情况介绍,如解放前夕一中学生参加全市学生运动的斗争史实等。时任校长袁宗凯和教导主任刘湘皋都曾是学生运动的重要领导人,二人都是解放前地下党的成员。每逢新生入校或重要革命纪念活动时,他们必现身说法,向学生讲述革命前辈艰苦斗争的奋斗历程。报告很生动,听者往往热泪盈眶,感动不已。从而激发学生们继承革命传统,誓为党和人民的事业贡献一生。

当时一中高中部在全省范围内招生,录取非常严格,各县大致只有个把名额。在新生班会上,大家为以往取得的学习成绩感到自信,又为怎样才能不负家乡父老乡亲的重托而感到有点惶惶然。通过老师辅导和互相讨论,同学们进一步明确了学习目的,增进了学习热情,培养、促进了学生的自信心和责任感。

学校每天有读报时间,每星期有时事报告会,遇有重大事件,随时由学校组织大报告、专题讨论、各班级出专刊等各项宣传、学习活动。当时学生中有不少人自费订阅或合订各种报纸,非常关心国内外重大事件。如1956年苏伊士运河战事期间,许多同学在校刊和班刊上写诗作文,声讨帝国主义者的侵略行径。蓓蕾文学园的同学还在全市“反殖民主义日”纪念大会上朗诵了他们创作的诗歌《致埃及青年》。苏联第一颗人造卫星升空后,学校及时组织了全校作文比赛,激发起广大同学的关注和热情。一中学子素有胸怀祖国,心忧天下的情怀,其原因就在于此。

学生会主办的《一中青年》油印周刊和团委主办的“美好青春广播站”十分活跃,办得很精彩。写稿、编辑、出版、播放……全部由学生自己运作。校刊和广播站对校内外主要事件及时进行报道和评论,并组织有关专题讨论乃至争鸣。同学们都积极参与,踊跃投稿。这些活动,增长了学生对客观事物的认知能力,促进了学生参与社会活动的积极性。当时同学们休息、散步时交谈的内容,除了学习,大多是讨论国内外大事,很少有谈个人生活琐事的。

学校每期还组织学生看电影、看戏剧,还指导学生开展课外阅读。《牛虻》、《卓娅与舒拉的故事》,《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这些书同学们大都是在这段求学时期阅读过的,书中的主人公牛虻、卓娅、舒拉,激励大家立志成材。很多同学也就是在这时养成了爱读书和做读书笔记的习惯,并逐步有了自己的座右铭和人生信条。

学校还利用暑假,组织学生开展野营活动。记得有一年暑假,汤念慈老师带我们班的学生到岳麓山野营,大家自己搭帐篷搞野炊,在湘江大河里游泳,十分开心。要知道,当时到岳麓山去学生叫远足,湘江没有桥,也没有轮渡,只能从灵官渡坐木划子过去,船至江心,风浪有一二尺高呀。这些课外活动培养了学生的集体主义精神。

当时一中生活方面的事情,大都由学生自我管理,培养了学生独立生活的能力。学校对于吃饭、睡觉等事,也十分关注,有严格的规定和要求。比如谁掉饭浪费,谁不按时睡觉休息等等,老师和同学都会进行批评纠正。这些看来都是小事,但对同学们养成良好的社会公德和社会责任感,都起到了潜移默化的作用。

·特色鲜明、内容丰富的课堂教学·一个学校的教学特色,很大程度是体现在教师身上。一中名师荟萃,闻名遐迩,他们在长期的教学实践中积累了丰富的成功经验,又各具鲜明的个性特点。从而汇聚成一中老师特色鲜明、内容丰富的教学方法。

1.丰富的教学内容  使学生掌握书本知识是教学的首要任务,但如果只局限于书本知识的传授,则不足以扩大学习的知识面,较难培养知识广泛、具有独立思考和钻研精神的学生。在校领导的统一组织安排下,各教研组都重点研讨,务求在教学内容上有所创新、突破。

历史老师易仁亥用最直白的话对学生说:“你们都是高中生了,历史课本应该看得懂,如果我再照书念一遍,还要我这个老师做什么?”他上课时,围绕教学内容广泛展开,正史、

野史、民间传说及各种掌故、逸事无所不包,佐以有诗为证等等,学生们听课如同听讲故事。十分起劲。这样,既记忆深刻,又获得了大量的课外知识,但他并没有完全离开课本,每堂课总要解释一下课文中的几个难点,总结一下课文,并且交待今后考试还是从书上出题,大家必须认真细读课文一两遍。这样,又提高了学生的自学能力。

生物老师陈志恪在讲述米丘林学说时,不仅介绍了米丘林,还介绍了继承人李森科及主要助手进行的工作和该学说的发展概况,并且谈到了当今世界反对李森科学说的主要流派和主要论点,使同学们耳目一新,增添了钻研该学科的兴趣。

2.使学生印象深刻的教学方法  例如当时一中语文组的名师,擅长古典诗词,后来成为诗词家的彭靖老师,他讲课除内容非常丰富,分析非常透彻之外,优美的语言是他一大特色。他讲的每一堂课,都像是在吟诵一首优美的散文诗。至今,回想起他那亦唱亦咏,行吟诗人般的神态的同时,课文的内容又重现于脑海间。

3.启发式的教学方法  如数学老师在黑板上出一道题,同学们不准动笔,用脑子演算,两分钟后写出答案,他逐个检查,这样,就连平时对数学不太感兴趣的同学也得绞尽脑汁思考,这就培养了学生的独立思考能力。再如历史老师讲三国时,说《三国演义》上的“空城计”没有历史记载,但故事写得精彩。为什么大军事家司马懿这样无知和胆怯,诸葛亮怎么这样有恃无恐呢?同学们的回答千奇百怪,课堂笑声不断,十分活跃……。这样的教学方法,提高了学生们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

4.鲜明的个人特色  当时一中的老师,各有一套看家的本领。如向大支老师的板书,舒效智老师的地图等,都很有特色。最有意思的是后来80年代任湖南数学会副理事长的曾宪侯老师,他的数学课讲得非常精彩,又从教学大纲之外精选了很多例题,先是根据学生容易走入的错误的思路作出各种演算,又用幽默的口气说:“你们不能凭空说我这做老师的又算错了题。”根据问题难易程度,他指向成绩较好或较差的学生:“你得给我说出道理来,我才心服口服!”然后,他又用多种正确的方法做演算。他说:“能用一种方法解一道题不算本领,考试打一百分也算平常;要是能用两种、三种甚至八种方法解一道题那才是本领。”每说到“八”时,他夸张地把脚一蹬,手高高举起比划一个“八”字,声音大得惊人。数十年过去了,这声音仿佛仍然在耳边震响。

·形式多样、生动活泼的课外活动·一中老师不仅在课堂上精心授课,而且十分重视在各学科课外活动小组中担任辅导老师的工作。像彭靖、曾宪侯、李震一、陈志恪、黄美瑜、陈积华等老师,都分别担任过各有关学科课外活动小组的辅导老师,他们对那些在某一学科中有兴趣爱好、基础较坚实的同学,实行因材施教,开“小灶”悉心指引,无私传授,从而造就了一大批有用之才。

由学校组织的各种科学小组,计有数学组、物理组、化学组、生物组、航模组等等,共有十余种之多,几乎每个同学都参加了一个小组。各小组都有一至三名辅导老师,活动在星期六下午进行,活动内容大体为讲授、讨论、实践等。如航模组:老师介绍了航空发展史,国内外航空事业状况,还有一些飞机的性能和二战中著名空战实例,同时展示大量图片,有的图片是学生从家里或亲友处搜集来的,使学生获得了不少航空知识。实践以制作航模为主,材料和工具全由学校提供,组员们既动手又动脑,掌握了一些工艺技艺。再如生物组制作了大量的动植物标本,又去大医院参观人体解剖,是生物课最好的补充和提高。这些科学小组的一个显著成绩是:凡参加某一小组的同学,与之相应的学科成绩必然提高很快,如后来考上北京大学数学系的王泽涵同学,数学小组的成员,在中学阶段,他就已经自学完了大学数学系一、二年级的主要课程。这些课外活动小组,对于鼓励学生就某一学科作更深一步的钻研都起到了很大作用。一中五十年代毕业生中为什么人才辈出?看到这些情况也就不难理解了。

由同学们自发组织的则是文学社团。19569月,一批爱好文学的同学串联商议后,成立了第一个学生文学社团——“蓓蕾文学园”。(本书另有专文,此略)在“蓓蕾文学园”成立后,不到半年时间,又有“花间文学社”、“幼苗文学园”、“海燕文学社”等学生文学社团相继成立,各社团之间互相促进,并联合举办过多次活动,一时间,一中校园文学氛围云蒸霞蔚。

一中学生的体育活动引人注目。每天的晨跑和下午的体育锻炼,每个同学都自觉地必定参加。一中学生田径运动成绩斐然,五十年代每次长沙市中学生运动会,一中总是获得田径总分第一的锦旗。在许多田径项目中,一中学生的成绩就是当时的省纪录。一中有许多有名的体育教师,如刘增德老师,曾经是国脚;又如柯中快老师,曾是男篮省队队长。在他们的指导下,一中学生的足球与篮球运动,也开展得有声有色。

一中学生的文艺活动十分活跃。学校经常举行文艺晚会,每到星期六晚,各种文娱活动如火如荼。像许雷和卢萍,就是五十年代后期学生中文艺活动的积极分子,卢萍当时主演的《天仙配》选段,至今校友们仍津津乐道。而曾任学生会文娱部长的许厚基诗歌朗诵普希金的《致黛丽娅》,那激情洋溢的形象也令人至今难忘。

我以全面发展,因材施教为题,回忆了在母校一中所受教育的三个方面。我觉得,全面发展要坚持德育为先;全面发展要上好每一堂课,学好每一门功课;全面发展不是平均发展,要与因材施教、培养特长相结合。回忆半个世纪前,自己就读于母校一中的日日夜夜,我更感到在一中这所有悠久历史和光荣传统的学校里,老师们,辛勤的园丁,绝不是在单纯地传授文化知识,而是在用“心”贯彻党和国家的教育方针,培养一批又一批德智体全面发展的好学生,真正是做到了为国育材,无私奉献。

2008年春于长沙)

※杨道正,长沙市教委主任、长沙大学校长。

上一篇:  在教育改革的大潮中逐浪飞舟
下一篇:  “五四”时期,我校成立“救国十人团”